★準提法系列 【回上頁】

心想事成滿願準提咒

持教上師撰

◎一切都是準提佛母的安排

一提起準提佛母,我的內心就充滿了無限的感恩與法喜,這一路走來,準提佛母就像我的母親一樣,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彷彿時時刻刻都在我的身邊一樣,我的這一條修行路,似乎都是準提佛母對我的苦心安排與指引!這許多不為人知的過去式,今天我把他說出來,希望能增長大家對於準提法的信心,也盼大家都能感受到準提佛母對一切眾生無限的加持與關愛!

◎準提佛母派人送來的法本

民國89年那一年,清明道場每週的共修都是以心經及大悲咒的念誦為主,並做一些基礎佛學上的研討。共修的時間一久,那是一種責任感吧!我開始強烈的有我應該要給來這裡共修的人能真正學得到東西的想法,並且希望所學的法教,能真正的幫助大家得到解脫,能讓大家確立一個主修的法門,有一個修學的方向可以依循,在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我一直很懊惱,心想我什麼也不懂也不會,能教給大家什麼呢?有一次在固定每晚睡前的禪定後,我又想起了這個問題:我能教給大家什麼呢? 『準提法』!由我自己心中昇起的聲音,這樣的告訴我自己!我在心理這樣的回答著:『我只會念準提咒而已!怎麼教大家呢?如果能有完整的法本可以修持那該多好啊?』有了這種想法之後隔了沒幾天,慈音師姐到了道場來(當時還在溪湖富貴街),她拿了一本書名為:準提法門的書給我,這本書沒有幾頁,只簡單的介紹了準提法的功德,並附錄了一些儀軌。我問她:你怎麼會有這一本書呢?慈音回答我說:是我的一位同事送給我的!而當她一拿到書時,直覺的就想要把這本書拿來給我看。我翻了翻內容看到了裡面有摘錄自『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由遼代道殿大師所著)的準提法儀軌,心裡愣了一下!我告訴了慈音,我前幾天正在想法本的事,如果能有法本,大家修法就能夠比較完整!我正在找它,它居然就自己送上了門來!聽到了我的這一翻話,在場的慈音以及慈愿二位同修都異口同聲的說:啊!這真是太神奇了!我想這一定是準提佛母聽到了我的心聲,派人把法本送上門來了!這就是清明寺漢傳準提儀軌的來源!

◎持準提咒找到根本上師-大寶法王

打從十七歲開始想要尋找解脫之道的心就很強烈的我,在尋尋覓覓之中,一直都無法得到滿願。猶其是身處在道場中領眾修行的我,自覺修行膚淺,也感到責任越來越深重,如果能得到上師的指導,那該有多好!那時候已開始修持準提法的我,只希望能早一點找到能指導我的上師,雖有過這樣的念頭可是卻也從沒想過要向準提佛母祈求,大概在民國90年,有一天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份以前從素食茶館中拿到的密宗法訊的影像,不知怎麼的就一直想去把這份法訊找出來看,可是法訊什麼時候拿的已經忘了,放到那去了也忘了,一時想找也找不到,心想就算了吧。事後也從沒刻意去找過。有一天在整理房間時,看到書本裡夾了張厚紙,把它抽了出來,才發現這份法訊原來一直都還在。

這是一份噶舉的密宗法訊,像報紙一樣的版面,而頭版介紹的是現今噶舉派的法王-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我的印象還很深刻,報導中法王的照片是一張年紀很小,頭帶黑帽,眼睛張的大大的照片!而當我正仔細看著這篇介紹看的入神時,彷彿間聽到了一種微妙音聲從我的心中傳了過來:『他-就是你要找的上師』,這樣的聲音不斷的在我的心裡迴盪著,而當下的我就對大寶法王升起了很強烈的信心,那時候的我根本對大寶法王沒有任何的了解,但是我很堅定的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要到印度去見他!

依循著這一份法訊的資料,找到了出版這份雜誌的中心,而此中心每年都會帶團去印度見大寶法王,在那一年的暑假我正好趕上了晉見大寶法王的機會。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出國,也是第一次到達印度。而當我初見到大寶法王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內心油然而生的感動從心底深處湧了上來,突然間的我在大寶法王的面前熱淚盈眶,眼淚想停也停不下來,內心非常的激動,有種久別重逢的感受,而我深深的知道,大寶法王就是我要找的根本上師,也一定是我生命中的貴人!至此之後,我每年都會帶領同修到印度去見大寶法王,有了法王的加持,清明寺的發展也逐漸的穩定了下來。

◎得到大寶法王加持的準提法本

民國93年時,我在閉關中寫了一篇「修持準提法的殊勝與秘密」,此文放在了我簡單設的奇摩家族之中,因緣際會中被一位中心的師姐看到了,他對我們修持準提法,有著相當大的質疑!他認為密宗沒有準提法,而且從不見有密教上師修持此法,對於我們修準提法她感到非常的憂心,並希望我們趕快停止修持此法,以免落入魔道..。我知道這位師姐完全是出自一片的好心好意,內心其實也相當的感激他。之所以會有誤解,完全是因為他對於準提法不了解的緣故,所以我對於當時他所說出的言論,完全能夠諒解。

然而在當時為了平息爭議與傷害,也為了加強同修的信心故,並借此機會讓大眾明白真相,我與幾位同修特地前往印度,親自面呈法本,並向法王作了報告,請法王指示,這個法本有沒有問題,可不可以修持,尊貴的法王在詳細看了法本內容之後,回答了我:可以修持!我恐聽不清楚,也怕在場同修沒聽見,又問了一次,法王這個法本,我們可以修持嗎?法王簡潔有力的以中文回答我:可以的!接著我並虔誠的請法王能加持修持此準提法之人,皆能得到大成就!法王慈悲應允了我的請求,回答道:好的!當法王回答「好」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時,我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法王的一句話,讓當年處在孤獨無援環境中的我,有如在寒天中注入一股暖流般的溫暖!

◎我與覺囊派的因緣

民國94年,也就是去年的夏天,有一天大悲心睿居士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告訴我有一個非常殊勝的因緣,一定要讓我知道,她說這個月他們要到四川成都去接受為期七天的時輪金剛大灌頂,傳法上師是覺囊派白馬寺的寺主-尊貴的桑吉俄熱活佛,心睿居士直覺的認為這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她希望我一定要排除萬難前往參加!乍聽此事的我,只是告訴她,我還要再觀察一下因緣再做決定。電話掛斷後,此事我也沒放在心上,只想我對覺囊派並不了解,又因我乃專修準提法,已抱定此生專修此法的決心,對於他法,無有貪求!於是我也一直沒給心睿居士回覆消息,直到有一天他又打電話來問我,因為受到他的熱誠感動,我告訴她幾天後我會回他消息。於是之後我便向準提佛母作了祈禱,希望準提佛母能給予指引,去或是不去的好?我在特別修了準提法之後,得到了很殊勝的覺受,而且觀到此行是正向而增上的,因而確定了四川成都之行。

到了成都與老佛爺初次見面,我見到佛爺時心中很是歡喜,特別對於上師莊嚴圓滿的德相印象深刻,老佛爺看到我的第一眼時,居然轉頭告訴帶領我們前來的陳居士說:喔!可不可以把他送給我!我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心裡還真是害怕與顫抖!有種好像要被賣掉去當別人家童養媳的感覺!哈∼當然這是開玩笑的!

第一次與佛爺見面,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特別感受,在之後有一天老佛爺拉者我的手,告訴我說:「我們倆這一生就像父子一樣!就這樣喔!」聽完了這一句話,我的心裡己有了底,要回到台灣的前一天老佛爺又主動的對我說了相同的話,並且告訴了我:『你要學什麼法,我給你負責!』回台的那一天,我告訴佛爺我明年就要出家了,大寶法王要為我剃度,出家後我一定會再回來向您學法的!臨走之前,佛爺突然把他身上的紅袈裟脫了下來,問我說:你要不要穿啊!我回答他說:要!我要穿!我的雙手顫抖的捧著佛爺的袈裟回房去!臨別之時離開了佛爺的視線,我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內心激動不已!

◎把準提法法脈接回台灣

今年2月14日,我多年出家的心願在印度達蘭沙拉上密院尊貴的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座下圓滿了,在經過大寶法王的同意之下,我於3月份回到了四川成都,而在前往成都之前,我在準提網站上才知道覺囊派有三面二十六臂準提佛母成就法的傳承,也有四臂準提佛母的傳承,身為專修專弘準提法的我,聞此消息,內心無不感到振奮!為了希望一切準提法的清淨傳承皆能不中斷的被延續下來,並且希望在藏地一直有被傳承下來,卻沒受到重視的準提法能得到弘揚及光大,我在心裡曾經有過希望一切準提法傳承能齊聚於我一身的想法,如此在日後弘傳準提法的時機因緣成熟時,對於一切眾生將會有莫大的幫助!

3月份我來到成都的那一天,正好覺囊派吉美多吉法王也來到了成都,法王就住在桑吉俄熱上師的住所,這對我而言真的是莫大的喜訊,因為我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與法王親近!覺囊法王此次難得的離開藏哇寺,來到漢地成都,是為了修補牙齒,而也借此機緣來到漢地弘法!因為時間緊湊行程滿檔的關係,雖然幾乎每天與法王生活在一起,但卻一直沒有機會向法王報告想求得三面二十六臂準提法的傳承與灌頂,當時心想與其每天處在等待的狀況之中,不如化消極為行動!於是我開始了每天一萬遍準提咒的持誦,希望能得佛母加持,求法因緣早日成熟!

3月25日當天晚上用餐的時候法王的司機念哲喇嘛特別在我耳朵旁講了幾句悄悄話,念哲喇嘛告訴我說:明天晚上有一場準提佛母灌頂法會!我聽了很驚訝!回問他說是灌幾臂的準提佛母呢?是三面二十六臂的!而且還作咕嚕咕列佛母的灌頂。原因是因為有香港人特地來成都向法王求灌頂,所以才會有這場灌頂法會的舉行!因為事出突然,也沒有宣佈,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先是感到驚訝,而後內心感到非常的高興與感動,這一定是準提佛母的加持,在我心理完全沒有準備的當下,好像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3月26日當天晚上,只有當時在現場的人得到了這個灌頂,我看了我的計數器,當天持咒剛好滿十萬遍!(編按:這無疑是佛母的加持沒錯,因為「3月26日」=「3面26臂」太巧合了吧?)
  
法王在成都停留的時間大約一個多月,期間只做了二次公開的大型灌頂,還有這一次沒有公開的灌頂,地點是在桑吉活佛上師的房間裡。灌頂之後有一機會和法王做了交談,我請示了法王是否還有其他傳承的準提佛母法,比如十八臂、四臂準提,法王回答我說:目前手邊沒有,回去藏哇寺時他會再找找看!因此當時的我認為此次成都行能求得了三面二十六臂準提法,已經感到很安慰與滿足了!誰知道慈悲的準提佛母還另有安排!

法王的牙齒修補好了,此時刻也正是法王離開成都回到藏哇寺的時候了!在法王離開成都的前一週左右,覺囊派的大堪布,也是青海省尖木達寺的寺主-尊貴的袞噶希熱薩博上師,他也因為有要事遠從青海省來到了四川成都,在法王離開成都之後慈悲的桑吉俄熱活佛也安排邀請了希熱堪布到他的住所去住,堪布來的第一天,我就深深感受到上師強大的加持力,並對希熱上師莊嚴的德相感到萬分的讚嘆!

此生有幸在這一次成都之行,就能親見到覺囊派的三位大成就者,內心甚是法喜。有了這樣殊勝的因緣我當然不能錯失向上師請益的機會,然而我的心理其實不敢抱持著任何的希望,心想怎麼可能那麼的巧,希熱堪布會把四臂準提的灌頂法本給帶了下來。在向上師表明了請求四臂準提灌頂傳承的心意之後,希熱堪布請隨同他一起來成都的召巧活佛,與他一起找尋翻閱法本,看此儀軌是否帶了下來!

雖然內心不敢抱持著任何希望,但我每天一萬遍的準提咒仍舊是持續的!誰知道好消息竟然來的這麼的快,在請示後的第二天晚上希熱上師就告訴了我,他找到了四臂準提的灌頂法本,這次剛好有帶在身邊!某一天早上,我特別在起床後做了沐浴,甫才一出浴室門,就接到了老佛爺(桑吉俄熱上師)親自打來的電話,那時候的時間約早上七點半,佛爺在電話中告訴我說:你趕快過來,堪布要為你灌頂!哇!實在是出呼我的意料之外,從來也沒想到會是這麼的快與突然!更從沒想過會在這麼早的時候接受灌頂!

灌頂時間大約早上八點鐘左右,地點在桑吉俄熱上師的房間,受灌對象,我及三位常住喇嘛!灌頂結束後,希熱堪布把灌頂法本傳給了我,並在上面簽名並蓋了手印。上師告訴我說:你成就了以後,不要忘記覺囊派!我回稟上師:我會好好的實修得到成就以報答上師及覺囊派對我的恩德!(此時老佛爺回來了),上師接者合掌說:準提佛母弘揚佛法!佛爺在旁以中文覆誦了一次,告訴我:堪布說:準提佛母弘揚佛法!在得受四臂準提灌頂當天,我的準提咒計數器顯示累計達20萬遍多。 

南無大準提王菩薩!這一段我與準提法的因緣,從最初到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覺的難以思議,準提法的功德殊勝,由此可見,我始終相信,有愿者事竟成,因為準提行者能得一切三世諸佛共同的加持與擁護!龍天善神都會來助持你!所以準提法,不怕你來學,只怕你不肯學!不用擔心沒有成驗,只擔心你不肯用心!

這一切,這一條路,不論順境或是逆境,在我的心中,我都歡喜的欣然接受,因為我知道逆境會讓我成長,使我更堅定弘揚準提法的決心,我知道順境中不能安逸,因為障礙隨時會現前!所以更當要時時警覺!

我的人生這一條路,我皆觀作是準提佛母的安排,既是菩薩苦心妙排,不論善緣、惡緣、順境、逆境,都應當作是成就我們的增上法緣!願皆能以感恩之心歡喜來承受!文後以此與大眾共勉,更願此文的刊出,能令準提行者,信心倍增,未入門者,早逢善緣,準提法大興,一切有情同證菩提聖道!

南無大準提王菩薩!                      

--2006/11/23 釋持教 寫於成都

 

 

【回上頁】